隋家的风情艳史

分类栏目:AV文學

发布于 条评论

0caaf9b316808be67b8905edba772422_副本.jpg

隋家的风情艳史

字数:6514



(今天股市大跌,却不舍得割肉,所以此两章无腥味!这两章只是做个过渡,

同时交代一下翰文的事情。在真实生活中,他家真有一个亲戚住在海外。把这个

安在翰文身上,纯属臆想。因为他不是文章的主角,所以以后也不会再详细描述。

「隋家」的前半部分以翰武、倪静为主要人物。后半部分的主角是义国。其他人

会涉及到,但不会作为重点。原打算分上中下部,但现在看来篇幅无法平衡了,

所以就以章节延续吧,写到哪儿算哪儿吧!至于能不能把义国的事情写完,自己

都不敢确定!)



35



还有一个人跟着老罗一起来到了黑泥崴!



他们来到隋家时,已经是晚上9 点多钟了。



老罗把门敲开后,自己一个人先进了屋。也顾不上寒暄,就把隋老板等四个

大人召集在一起,低声告诉了他们一个消息!



几个人听后都大吃一惊!尤其是隋太太,拔腿就要冲出去,却被隋老板一把

就拽了回来!



倪静到西屋看了看,确信三个孩子已经睡熟后,才回来向他们点了点头。



老罗这才又走了出去,把那人领到了隋老板夫妇的房里。



那人摘掉礼帽,扑通一下就跪倒在地,抱着隋太太的大腿,呜呜地哭了起来!



隋太太也哭着蹲下来,双手捧着他的头,颤声说道:「小文,真的是你啊!

你可想死妈了!」



这个人正是翰文!离开家15年后,终于又见到了自己的家人!



翰文擦了擦眼泪,看着自己的妈妈。发现她老了,眼角都有了很深的皱纹。



就又哭着说:「妈,你老了!都是儿不孝啊!」



翰武随即接了一句:「咱妈都快60了,再不老,那不成妖精了!」



话音刚落,就被倪静一脚踢到了大腿上!



翰武故作很疼的样子,「哎呀」一声叫了出来!



大家听到后,都呵呵地乐了!



然后上前把娘俩扶了起来。



翰文站起来后,便抬起头,凝视着自己的父亲,发现他瘦了,也黑了。但精

神饱满,站姿还和以前一样,腰杆挺得笔直!



于是说道:「爸,您身体还……还好吧!」



他对自己的父亲依旧有些打怵,说话有点卡壳。



隋老板倒是很放松,笑着应答道:「好!比以前还要硬实!」



老罗这时说:「大家都坐下吧!咱们慢慢聊!」



刚一落座,翰武就急切地问道:「哥,快说说,你这些年都去哪儿了!」



翰文看着翰武说:「小武还是老样子,性子一点没变!」



接着就把这些年的经历,对大家叙述了一遍。



诉说中,目光就移到了倪静身上。



两人一对视,都很不自然地错开了。可很快又相互微微笑了笑!



毕竟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他们也都已步入中年。早年间的愧疚也怨恨,

此时都已变成亲人间的牵挂和惦记。



翰文发现倪静的身材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比他想象的要苗条很多。五官还是

那么地精致,只是眼角似乎多了些细细的纹路。看着她微微上翘的嘴唇,小巧挺

实的鼻梁,尤其是那略带红晕的桃花眼,翰文的脑子里又浮现出她当年的样子。

现在的倪静少了当初的青涩腼腆,多了成熟女人的从容淡定!



他对倪静是深感愧疚的!倪静把处子之身给了他,还为他养育了一个儿子。

自己却抛弃妻子,和别的女人远走他乡!



他知道父母终究会原谅儿子的,可倪静和翰武怎么想,他心里还真是没底!



昨晚和老罗交谈,才知道家里发生的一切。他为家人还都健康无恙,感到高

兴。可同时也知道,如果不是自己和晓寒私奔,父母也不会搬到那荒僻的山村去!



最令他诧异的当然是倪静和翰武的结合,很是出乎他的意料!他在离家后,

也曾有过这样的想法,可也只是一闪而过!毕竟这种做法有点荒谬,而且他们的

性格差也实在大了点儿!



现在看到倪静和翰武的确如老罗所说的那样,过得很美满,很恩爱。他才稍

感宽慰!刚才倪静踢翰武的那一脚,就说明了一切!翰文和倪静两人以前是不曾

有过如此亲密且随性的举动的!



翰文就这样思绪不定地讲完了自己和晓寒的过往经历!



原来他和晓寒离开隋家后,便直接去了广州。两人也都用了假名字,翰文叫

刘双城。刘是取自母亲的姓,双城是自己的出生地。晓寒则改名为藤静香。



翰文用带去一些文玩做资本,后来开了一个古玩行。时值乱局,但这个生意

却很红火,没几年便积聚了不少财富。两人又有了一个漂亮的女儿,日子过得是

顺风顺水。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翰文也越来越想念家中的亲人。奈何自己的负罪心里,

迟迟不敢回乡探望。「七七事变」后,关内战火连绵,一片焦土。回家探亲的希

望也就变得越来越渺茫!后来日军逼近广州,他们便搬迁到了澳门。一面继续做

生意,一面打听东北的情况。



在今年4 月末,得知哈尔滨解放的消息后,便再也按耐不住思乡之情,毅然

决然地踏上回乡之路!



大家听完后,也都长舒了一口气!



为了避免尴尬,谁也没问当初他和晓寒是如何接触,又是如何商议一起私奔

的!况且男女之事,本来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



可大家都还有一个疑惑没有解开,那就是晓寒的身世问题!



隋太太婉转地问翰文:「小文啊,晓寒她家里人可好啊?」



翰文扭头看了老罗一眼,有些犹豫不定的神情。



老罗笑着说:「日本早就投降了,说吧!」



翰文才吞吞吐吐地说:「她……她其实是日本人!」



一听此言,除了老罗和隋老板,其他人都「喔」地一声,张大了嘴巴!



翰武最先发话了,蹬着老罗说:「唉!老罗,你真不够意思!当初只是说晓

寒来的有点蹊跷,让我留心着点!为什么不早跟我说清楚!」



老罗皱着眉头回答道:「当初我也不敢肯定啊!再说了,就你那样儿,我要

是告诉你了,你能装得住吗?」



翰武想想也是,就没再吭声。



翰文接茬说道:「我也是和她出走的前几天,才知道的!」



他停了一会儿,又接着说道:「晓寒她家祖上是日本的大贵族『藤原氏』。

她爸爸是政府里的一名文官。后来因为反对军人执政,搞扩张主义,被日本军部

的人杀害了!她和她母亲也沦为下人,在一个右翼官员家里做工。日子过得很苦,

还经常遭受那些人的欺凌。



一天,军部的人找到她们母女俩。说可以让晓寒去外地上学,将来好为国家

效力。而且,她母亲也可以摆脱下人身份,马上就能过上好日子。



晓寒那时只有十多岁,虽然也将信将疑,可为了妈妈,还是去了!



到了那里,她才知道那所学校是专门用来培养间谍的!她因为长得漂亮,才

被挑中了!



她在那里无依无靠,和她最亲近的人只有同屋的一个女同学。她们还经常受

到教官的辱骂、体罚。使她渐渐地养成了一种愤世、孤傲的性格。



经过几年的训练,她被派到了中国。



她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来到咱家和翰武假结婚。为的是刺探土匪的情况,

让他们归顺日本。



她不喜欢翰武的性格,但又改变不了他,因此活的很憋闷。正巧我喜欢研究

古玩、字画,和她的性格也很匹配,所以我们就……!「



隋老板这时严肃地说道:「你没有和她做什么有损国家的坏事吧?」



翰文赶紧回答:「没有!没有!她是和我说她不再为日本人做事了,我才答

应和她一起走的!」



看着大家不解的神情,他又解释道:「她是被迫当上间谍的,并不喜欢她所

从事的工作。只是为了她的母亲,才一直委曲求全,坚持下来。『九一八』事变

后,她遇见了一个同乡。才知道她妈妈早在两年前就去世了,是活活累死的!军

部根本就没有兑现当初的诺言!她痛恨那些人,不愿再为他们工作了,所以才和

我隐姓埋名去了南方!后来也一直没有和日本人联系过!」



「哦……!是这样,你没当汉奸就好!」翰武松了一口气,说道。



隋太太赶紧说:「我就知道小文不会做伤天害理的事儿!」



大家也都点头称是!



「小文啊,这次回来还走吗?」隋太太很舍不得地问道。



「我……恐怕呆不了几天!那边还有晓寒和孩子,再就是……!」他没说完,

就瞅了瞅老罗。



老罗赶紧说道:「是这样,在伪警察厅的记录上,翰文的名字已经被注销了。

他们不露面,什么事都没有!晓寒在我们这边也有记录的,如果被认出来,那翰

文也就说不清楚了!没准会以汉奸罪处理!将来不管国民党还是共产党,都不会

善罢甘休的!」



隋太太一听,脸色都白了,颤抖着说道:「那……那赶紧走吧!人好好的就

行,别管在哪儿了!」



老罗沉思了一下,表情严肃地说:「现在哈尔滨的局势还很危险,四平已经

被国民党占领了!哈尔滨以南地区集结了大量的国民党精锐部队,国共双方势必

要在东北展开一场恶战,所以局势会更加混的。我的意思是翰文要尽快离开,否

则怕遇到麻烦啊!」



隋老板接着老罗的话说道:「听说土匪也在添乱,现在活动又频繁了!」



「是,我们四平失利后,看我军忙于正面战场。好多土匪又重新占领了山头,

甚至一些被我们收编的,也发生了暴乱。尤其是沈阳、长春以西地方,土匪活动

尤为猖狂。这些人都是国民党支持的,他们虽翻不起多大的浪,可也不能小视!」

老罗补充道。



倪静这时搭话说:「好在我们这儿还比较安全!」



老罗看着大家说:「我这次来,一是带翰文回家探亲。二是跟大家说说我们

的去留问题。」



众人都是一愣,不知道老罗什么意思。



老罗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个档案袋,又从里面抽出了几张纸。



然后对隋老板说:「老板,当年离开大车店时,我给的收据还在吗?」



隋老板点点头,说:「我现在就给你拿去!」



不一会儿,就拿出一个牛皮纸袋。打开后,取出一张纸。



老罗拿过来看了看说:「这是当年北满特委开的收据!主要是证明隋家为支

持共产党的地下活动,把大车店及所有东西,都无偿地提供给地下党。待到胜利

后,会将大车店原样返回给隋家!」



大家拿过来轮流看了一下,只见下面有一个鲜红的大印,还有一个负责人的

签名。



翰武不满地说:「咱家怎么这么多的事儿,我都不知道啊!」



「你不知道!连我也不知道啊!」隋太太也不满地瞅着隋老板和老罗说。



老罗赶紧赔笑说:「当初情况紧张,怕万一出事,再连累了大家。所以只是

和老板商量了!」



翰武赌气囊腮地说:「你不信任我妈和倪静也就算了,怎么也不告诉我呢!

我可是给你们放过哨,望过风的!」



隋太太、倪静和翰文都惊讶地看着他,似乎不太相信他的话。



隋老板板着脸,说道:「你看,就这点事儿都藏不住,谁能对你放心啊!」



翰武委屈地说:「这不是在家里吗!在外边我可一个字都没漏过!」



老罗笑着说:「翰武做得不错,帮了我们不少忙!咱们隋家人都为革命作出

过贡献,所做的事情,都记录在了我党的档案里。特委的领导都说了,以后会为

我们颁发奖状和证书的!」



大家都乐了,都感到很是荣耀。



隋老板说:「为国家做事是应该的,荣誉就免了!比起那些抗联战士,我们

这点事儿不值一提!」



大伙也都赞同地点了点头!



老罗却皱着眉头,为难地说道:「不过……,现在出了点岔子!」



隋老板镇定地说:「什么事儿,你尽管说吧!」



36



老罗长出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当初是答应把大车店还给我们的!日本战

败后,苏联人就进来了。后来国民党又接收了哈尔滨,之后我们才掌握了政权。

这几轮下来,大车店都被挪作了其他用途。这次我去和领导谈这个事情,才知道

他们不了解内情,按国民党遗留建筑给征用了。现在市委的一个机关单位已经在

里面办公了!领导听了我的说法,也感到很为难。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就拨给

我们几间房子,暂时作为补偿。现在哈尔滨刚刚解放,很多事情都没有理顺。等

以后稳定下来,会再给我们一个说法的!」



隋老板听后摆摆手说:「算了,那个车店本来我也不想再开了!翰文不在这

里,翰武又不是经商的料。那里作为办公场所,也算物尽其用!」



看大家说得这么热闹,翰文有点儿羞愧地低下了头!



老罗看到翰文的样子,就宽慰他说:「翰文,你在那边好好做生意,将来革

命成功了,肯定会用得上你的!」



翰文苦笑了一下,说:「那……那当然没问题了!」



这时隋太太有些担忧地说道:「要是搬回城里,我们能干点儿啥啊!还有义

山……会不会知道……?」



没等老罗答话,隋老板就说:「最好不要让他知道!就是知道了,也没什么!

他虚岁都18了,也读了不少书。这些事儿,他应该能够理解!」



老罗看隋老板说完,又接话道:「还是回城里吧!我和杨柳依都商量好了。

就让………」



看大家奇怪的眼神,才挠挠头说道:「杨柳依……就是我的上级,也是最早

来哈尔滨开展工作的中共地下党之一!」



隋老板笑呵呵地说:「现在还是上级?没有别的称谓了?」



老罗不好意思地说:「她现在还是我媳妇儿!」



隋太太撅着嘴说:「老罗,我说你怎么不急着找媳妇儿呢,原来心里早就有

谱了!」



翰武也说道:「都是一家人,结婚为啥不告诉我们一声啊?」



老罗有点为难地说:「我们的身份还没有公开,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但我

们会以真正的夫妻身份去外地执行秘密任务!」



「你要走!」翰武惊讶地问道。



老罗点点头,然后说:「哈尔滨只是我们解放的第一个大城市,所以我们不

能停歇,还要去别的地方继续工作,几天后就得动身!」



大家都沉默了,都不舍得他离开!



老罗内心里也不想离开隋家,他们都是他最亲近的人!



他从小混迹于市井当中,,熟悉各种旁门左道,没有一个正当的职业。在他

最低潮的时候,是隋老板慧眼识珠,招用了他,也让他有了一个相对体面的身份

和工作。



这些年和他们在一起,他才体会到了家的味道。



他是一个重感情,讲义气的人。



所以在临走之前,他要把隋家的事情安排好。



老罗看着大家,笑着说:「我以后还会回来的,这里才是我的家嘛!」



隋老板也接话道:「对!这里就是你的家!也是翰文的家!你们在外地要照

顾好自己,我们家里人也就放心了!」



接着又说道:「其实,在这里也挺好的!虽然地方偏僻,但也少了城市里的

纷争烦扰。自己耕种,自己收获,生活也很惬意嘛!」



老罗笑着说:「您岁数大了,喜欢这种田园生活。可翰武和倪静不能总窝在

这儿啊!新政权刚刚建立,各个方面都需要人手。现在好多单位里用的还是伪满

时期遗留下来的职员,这些人成份复杂,难以甄别。我们急需像翰武、倪静这样

知根知底,信得过的人来参加城市建设。再有那几个孩子还得继续接受正规教育

不是!」



翰武一听这话,就兴奋地问:「那我们到底去做啥工作!咱们什么时候走啊?」



老罗笑着抽出了两张表格,放到桌子上。



然后说道:「翰武你去兴盛粮库,这方面你比较熟悉!那里是我们这个地区

最大的粮库。不光要为市民提供口娘,还要为野战部队输送粮食。这是个战略地

位极其重要的部门,所以你到了那儿,工作一定要细致,不能出任何差错!」



翰武看着老罗忽然变得严肃的神情,也正了八经地说道:「你放心,我知道

轻重,一定会好好干的!」



老罗点点头,又对倪静说道:「倪静你就去街公所!听说这些年你一直在看

书、练字,那里正好用得上!」



倪静迟疑了一下,然后说:「可我没有学历,怕人家瞧不上啊!」



「现在的老百姓认识字的都不多,更不要谈学历了!再说干工作也不能光看

学历啊!我就没念几天书,不也一样做了这么多年的革命工作嘛!」老罗鼓励道。



倪静默许地点点头。



大家又聊了一会儿,就准备睡觉了!



隋太太看着翰文手足无措的样子,就对他说:「小文啊,要不我带你先看义

山一眼!」



翰文心里愿意,嘴上却说道:「不会把他弄醒吧?」



倪静知道翰文急着看儿子,就说:「不会的!他们玩了一天,掉地上都摔不

醒的!」



然后,又点了一根蜡,自己走出了屋。



翰文也赶紧跟了出去!



两人来到西屋,借着烛光,翰文一眼就认出了义山!



他脸上的轮廓明显和义洲不一样!



义山的脸型像倪静,是瓜子脸,只是下巴没有那么尖!鼻子和嘴巴明显有翰

文的特点,鼻尖稍稍翘起,嘴唇也很薄!



翰文瞅着自己的儿子,眼泪就掉了下来!一双颤抖的手,也轻轻地摸了摸义

山的面颊。



倪静也很激动,毕竟这也是一家三口15年后的重逢。



这些年他和翰武过得很幸福,但一看到义山,就时不时地会想起翰文。她也

担心义山会像翰文那样文弱,甚至是有点懦弱!所以,除了学习,她总是把义山

撵到外边去玩,和村里的孩子到处疯跑。



现如今,义山虽然长相有他爸爸的影子。但性格却更加外向,体格也健壮得

多!



看完义山,翰文又挨个看了看义洲和义国。



看到他们,就仿佛看到了翰武一样!



尤其是义国,那国字脸,厚嘴唇,大鼻子,跟翰武极其地相似!



看完三个孩子,两人便出了屋。



翰文低声地对倪静说:「这些年你辛苦了,我……我对不起你!」



倪静倒是平静地说:「没什么辛苦的,孩子都很懂事。爸妈有我们照顾,你

就放心好了!」



这两句不冷不热的话,一时让翰文没了说辞!



第二天早上,翰文真真切切地看到了自己的儿子!



义山也觉得有些奇怪,,这个远道而来的「表舅」,怎么总盯着自己瞧?



吃完早饭,老罗一个人先走了!



这天上午,隋老板没有催促孩子们学习,而是放任他们和翰文一起打扑克,

玩纸牌。



三天后,一辆苏联产的「嘎斯」车,开进了黑泥崴!



老罗来接他们了!



村里的乡亲们知道隋家要搬走了,都纷纷赶来相送。他们知道隋家早晚会离

开的,因为看他们一家人的做派气质,显然不是为了种那几亩地而来的!临走时,

还把房屋、车马、土地都无偿地分给了那些贫困的穷人!



尤其是隋老板,尽管在黑泥崴呆了15年。可穿衣打扮,言谈举止,还是当初

到来的样子。



他们不清楚隋家人的来历,但他们知道没有隋家,也就没有如今的黑泥崴。



这个小村,从当初的六户人家,发展到了现在的四十来户!以前的漫天荒野,

现在成了片片良田!那些蒙昧顽童,也走进了学堂,能够读书识字。



这些淳朴的农民知道,所有这一切,都是隋家人带来的!



他们不会说什么动听的话语,眼泪是他们唯一,也是最好的表达方式!



隋家人也深深地眷恋着这片黑土地!



每一个生活情景都永远铭刻在了他们心里!



他们含着眼泪向乡亲们,向这片土地,挥手告别!



告别了过往,就意味着即将开启另一段无法预测的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