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

分类栏目:AV文學

发布于 条评论

0caaf9b316808be67b8905edba772422_副本.jpg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5005



何蕊很快就把我的大鸡巴吹得铁硬,然后站起来,撩起我给她的新裙子,露

出光溜溜的下身——为了随时给我操弄,何蕊已经养成了不穿内裤的习惯。她的

老师和同学们谁也不会想到这个老实可爱的小女孩的裙子下是个时刻流水的小骚

穴。何蕊张开两条粉嫩的大腿,把我的大肉棒塞进湿乎乎的耻缝里,一边用大屁

股上上下下套弄,一边把上衣和胸罩撩起来,露出招牌J 罩杯奇尺豪乳,供我狎

玩,我总是一边享受着下体的强烈快感,一边两手不忘折腾这双超级肥奶,或揉

捏,或拍打……这样的车震只是调教历程中的小小一部分。在我的开发下,何蕊

粉嘟嘟红艳艳的小蜜穴日益肥厚湿润,简直像是给我的大鸡巴量身定制的。我的

大鸡巴已经沾了母女两人的淫水,接下来轮到何惠了。



这一天,我带何惠在老地方游了泳,回到我朋友交给我托管的别墅。何惠坐

在沙发上,吸着饮料,和我调笑着。我揽住她的纤腰,把她抱到膝盖上,双手抚

上她的巨乳下缘。何惠的奶子虽然没有母亲和妹妹夸张,G 罩杯的大小在女性当

中也是罕见的豪硕,我虎口张开,掂了掂两团柔软的分量,沉甸甸的仿佛两只大

香瓜。何惠第一次被我这么细致的抚摸乳房,白玉般的双颊浮现红晕,不过和她

的母亲和姐姐不同,并未羞得低下头,可见她的个性不同于魏贞和何蕊的完全驯

服——的确,如果个性中没有好强的因素,何惠不可能在学校中取得如此优秀的

地位和成绩。虽然继承了母亲的一部分温柔,但她还是个相当开朗和大方的女性。



奶子挺拔无比,我双手像捋顺羊毛一样从乳根捋到乳端,在她的耳边吹了口

气:「喜欢么?」何惠轻轻地「咯咯」一笑,说:「你好色。」尽管是第一次被

男人抚摸,但明澈的个性并没有让她羞不可抑。我透过胸罩拽住两只勃起的奶头,

稍微用力捏了一下,乳头柔韧而乳核坚硬,证明她是一个身体健康的处女。我吸

着何惠身上充满阳光味的嫩香,舔了一下何惠的小耳垂,何惠猝不及防发出一声

动人的呻吟,接着就笑着躲开,说:「别闹了。」豪硕无朋的大屁股为了站起来,

往后一退,正好从膝盖顶到我早已硬邦邦的胯下。何惠当然不像她的妹妹一样弱

智,顿时明白这是什么,脸蛋羞得通红,犹豫了一瞬间,就被我拉近怀里,我的

大鸡巴正好顶在超级大屁股的臀沟位置,弄得何惠羞得闭上了眼睛。我撩起何惠

的裙子,把手深入她粉嫩的两腿之间,隔着内裤摸玩何惠的阴部。玉户的轮廓完

全显现在纯棉的内裤上。我像一个画师描摹一幅画一样用手指体会着美妙的处女

蜜穴。何惠紧闭眼睛,咬紧嘴唇,仿佛要做一个愚蠢的鸵鸟,但在我的抚弄下,

内裤上出现了一点潮迹,我笑问:「怎么湿了。」何惠嘴角噙笑,说:「你太坏

了。」我忽然发现这个少女和她的母亲和妹妹完全不同,魏贞和何蕊完全是被我

掌控的绵羊,我以单纯的征服者姿态侵占她们,何惠却是个聪明的战士,虽然还

是处女,却已洞悉男女战场上的战术,在她面前我忽然变成了一个沉不住气的将

军。可能是因为征服魏贞和何蕊太过顺利,我有点焦躁地像扒下她的内裤,却被

何惠隔着裙子按住了手。何惠轻轻说:「别……我不想这么快……」我有点扫兴,

只好把手沿着健美修长的玉腿退了出来。何惠站起身来,忽然回眸对我一笑,看

着我高高挺立的大鸡巴把裤子顶起一个帐篷,忽然转身俯下,V 字的衣领中饱满

硕大的豪乳呼之欲出。她伸出手来,拽住我的大鸡巴,轻轻说:「男生憋了会很

难过,我可以用其他方法为你解决么?」她虽然若无其事地说出,但毕竟第一次

经历这种事,所以还是脸蛋红到耳根。我看着她娇艳欲滴的红唇,真恨不得把大

鸡巴塞进她的小嘴里狠狠操弄,但我知道她可不像魏贞何蕊,可以听话到吞精喝

尿,所以暂时把这个强烈欲望压下。我调笑着说:「那要看你怎么诱惑我了。」

何惠格格一笑,笑容甜美到了极点,却不是妹妹般的蠢萌,而有一种魔性的诱惑

和媚人。她若无其事地问:「你最喜欢我的哪个部位?」我呵呵一笑,说:「你

觉得呢?」何惠似乎是故意地用纤纤玉指按住朱唇,眼珠朝上,好像在回想:

「我游泳的时候,男生们都在看我,好像盯着屁股看的比盯着胸部看的要多。我

曾经在走廊里,听到男生在议论,哎呀,我不说了。」何惠刚刚稍微褪色的脸蛋

忽然又变得绯红。「说啊。」我笑着说,这女人感觉棒极了,重新唤起了我的野

性和征服欲望。何惠忽然用玉臂撑住沙发,把我圈在两臂之间,面面相对,两只

特大奶子随着动作在我面前左上右下地弹跳,膝盖顶在我的膝盖上。我忽然发现,

和第一次见面相比,何惠变化很大,从相当清纯变得相当魅惑,我想可能与他男

友出轨有关。毕竟,在这个起伏多变的年龄,人的性格是很容易受到影响的,何

况她的身上传承了魏贞表面贞洁,潜意识中好色无比的基因。只见何惠把俏脸凑

到我的耳边,幽香扑鼻,轻轻说:「我听他们说,昨天又对着何惠这婊子的照片

撸了好几管,那大奶子大长腿暂且不说,那又圆又白的大屁股真不知是怎么长的,

还让人活不活啊。」听到这个少女说出那么色情露骨的话,我的大鸡巴涨到了极

点,笑问:「怎么长的?」何惠「噗嗤」一笑,吐气如兰,用轻微的声音在我耳

边说:「为你长的。」我捏了一把挂在眼前的硕乳,笑道:「还不给我看看。」

何惠魅惑地看了我一眼,站起来转过身,忽然撩起裙子,露出穿着内裤的下半身,

上身俯下,在我面前撅起了同龄人中绝无仅有,女性中也万里挑一的绝美巨臀。



两片雄伟无比的臀肉香山把一条纯白内裤夹在深邃的臀缝里,流香溢脂,结

实丰腴,比起魏贞稍逊肥大,但比起欧美的巨臀明星已经肥圆到不可思议,不过

最使人合不拢嘴的是两瓣盛臀的挺翘程度,简直违背了物理定律,如果说魏贞的

超大屁股因为臀肉极度饱满而形成挺翘,可以放上两个高脚杯,那么何惠的香臀

则是因为臀肉的结实而形成同样的效果,而这样的结实却不是肌肉造成的,而是

极为肥厚、鲜活、柔韧的软肉组成的。由于臀球不可思议地高翘,造成臀缝也无

比深邃,内裤的两端从纤腰的下端往下延伸,在两瓣如数学上的相切圆般的大屁

股之间消失不见,直到臀球分离的下端才像一条穿越峡谷的公路出现,包裹住丰

腴诱人的牝户。



我伸手捏了一把何惠的肥美臀球,入手滑腻肥腴,奶酪无其柔韧,果冻无其

温暖,棉花无其细腻。何惠第一次被男人抚臀,毫不羞涩,把大屁股示威般翘得

更高,还像一头丰满健美的母马摇了摇大屁股——对,这是一头美丽无比的母马,

野性和服从兼而有之,关键看主人如何驾驭。相比之下,一身丰熟美肉、挺着超

大肥奶撅着超肥巨臀的魏贞温驯懦弱,是一头任主人予取予求虐玩捉弄的大奶牛,

无比体现生育能力的极端安产身材说明魏贞除了是完美的肉便器,还是绝佳的配

种母牛,可以不停地生育,然后被关在黑暗的牛栏里,用足以扯碎奶子的强力榨

乳机榨出她丰沛的奶水和凄惨的哀嚎;何蕊则是一头乖巧听话的母狗,对主人依

恋有加,我甚至想让她成为牧羊犬,帮我放牧和监视丰熟的奶牛和健美的母马。



我的心中恨不得狠狠捏弄何惠这只大屁股,但我知道我越心急就离征服这只

鬼斧神工的超级大屁股越远,当下轻描淡写地拍了拍如波的臀肉,说:「好啦,

别诱惑我了,我可受不了。」虽然这么说,但口气完全是不在意的样子,我看见

何惠明显有点犯闷了,不情不愿地放下裙子包裹住两瓣盛臀。我暗笑她还是太嫩

了,所谓无欲则刚,简单一句话就让攻守之势逆转过来。



接下来半天,我绝口不提身体方面的要求,尽扯一些别的话,如果这是一场

攻城战,我已相当于把何惠城池里的部队引诱了出来。我能看见何惠眼里的困惑

和渴望。临走时,我把何惠的小手拉到自己的裆部,让她隔着裤子握着我的大鸡

巴,笑道:「你看,你让我憋了一整天,看我怎么惩罚你。」何惠娇嗔了一句

「讨厌」,而比刚才主动展露肉体时更加羞窘。一个清纯的处女再怎么装也装不

成久经历练的浪女。我暗笑着她的演技究竟不能到家,在我这种行家面前一窥就

破。我说:「惩罚是免不了的,跟我来。」我带着刻意把表情弄得很严肃其实闹

了个很可爱的红脸的何惠带到一个大衣柜前,让她打开衣柜。何惠似乎不情不愿

地打开柜子,柜中的情形让她不自禁捂住了小嘴,脸蛋红得发烧。只见衣柜中摆

满了我给魏贞买的性感内裤。我让何惠拿起十几条颜色各异但都淫秽不堪的内裤,

说:「这些是我送给你的,以后你就穿这个。」何惠显然意识到这就是我对她的

惩罚,粉拳锤了我两下,就低着头匆匆把内裤放在包里。在我眼里,她现在就像

一个卸去满身盔甲的女战士,其实已经毫无抵抗之力了。大屁股虽然有裙子包裹,

在我眼里却已经是光溜溜的了。



第二天魏贞来到我家干活。也许是我的错觉,我发现最近魏贞的脸色不太好,

有些苍白,身材却比过去更加丰满了,颤巍巍的大肥奶和大香臀本已接近人类的

极限,现在似乎有越长越大的趋势,我看着她干活都担心肥大到不可思议的奶子

会爆裂开来。我还觉得她走路的姿势与以前也有些微不同,篮球般的巨臀扭得水

浪,仿佛一团跳跃的果冻,如果不是看她秀丽的眉宇间只有思夫贞妇才有的哀愁

神色,我会怀疑这个熟肉美母想勾引我狠操她。吃午饭的时候,我问起她丈夫和

女儿的情况,全是老样子,和以前也没有什么不同。可能真是我看走眼了。



当天傍晚,我开车接了何惠约会。我们来到一个偏僻的小公园里。因为夏天

将近,五点多了天还很亮,好在人很少。我带何惠来到一间小小的凉亭下,很快

抱在一起,轻怜蜜爱,揉乳搓臀。我正要掀开她的裙子,却被她按住了手。美少

女俏皮地笑问:「你猜猜我今天穿了什么颜色?猜对了就给你看。」「黑色。」

我立刻回答。何惠脸上露出吃惊的神色,说:「好神啊,你怎么知道?」我笑道:

「因为你平常穿白色的内裤,有了新的内裤首先就会想穿完全相反的颜色,这是

人之常情啊。」何惠不自觉间地露出崇拜的神色,但随即意识到女人不能这么掉

身价,马上收敛,不过哪里逃得过我的火眼金睛?何惠既然输了,只得撩起裙子,

给我看性感的黑色蕾莎内裤。



第二天晚上的约会,何惠又让我猜内裤颜色。我说是紫色。何惠问了一遍:

「你确定?再给你一次机会。」我说确定。何惠这次是真的惊讶到了极点,问:

「你怎么知道?」我说:「黑色和紫色很接近,你昨天既然与白色相反的黑色被

我猜到了,今天为了防止再被我猜到,不会选相反的颜色而用相近的颜色。」何

惠不禁张大了嘴,撩起了自己的裙子。我的判断正确给何惠的冲击是巨大的,给

她的潜意识里种下了「我洞察她的一切,甚至能掌控她的精神」的观念,很快就

会长出奴性的萌芽。



第三天是嫩黄色三角裤,第四天是粉红色丁字裤……连续几天我都猜准了,

而且有一套无可辩驳的理由,弄得何惠对我佩服不已。我暗笑这个自作聪明的姑

娘,智商在本质上和乳牛母亲和母狗妹妹没有什么区别,完全不知道我在座椅下

安了一面镜子,和苹果手机的摄像眼连在一起,早在她上车时就知道她的骚穴上

穿着什么内裤了。



到了周日,我带她出来高级餐厅吃了中饭。那是一个酒水主题的餐厅,我给

何惠尝试了各种酒,其中不乏高纯度的烈酒。趁着她不注意,我还在酒水中放了

老吕给的烈性春药。本来酒力就不好的何惠被我灌得迷糊糊的,再加上春药的影

响,脸泛潮红。为了让戏演得不至于穿帮,我让何惠喝了点醒酒的蜂蜜柠檬水,

何惠总算清醒了一些,坐上了我的车。我故意把车的空调打弱,车里既不通风,

空调又不足,让何惠香汗微微,又变得昏沉沉的。正午过后阳光依旧刺眼,我把

何惠带进家中的卧室。



何惠显然疲乏了,酒力和春药蒸腾上来,弄得全身乏力,靠在枕头上,丰腴

健美的肉体仿佛上佳的羊肉横陈餐盘。我把她翻过身来,抬起腰,变成大屁股撅

起的姿势。何惠嘴里说着「你干嘛」,眼神迷离,脑袋昏沉沉的只好任我摆布。

我掀起何惠的裙子,露出巨肥香臀。因为热度的关系,整个大白屁股汗光光、油

滋滋的,散发着处女的肉香。今天她倒是穿回了原来的白色三角裤,想必是为了

让我猜不到吧,不过我已不需要再猜了,因为今天我的大肉棒将贯穿这片布料包

裹的丰腴处女地。



何惠嘴里说着「不要」,可是全身似乎不听使唤,依旧维持着撅臀姿势,任

我为所欲为。我拉住她三角裤的两边,慢慢褪下。被两片浑圆臀球挤成线条的三

角裤逐渐沿着臀沟剥离下来,一直褪过白嫩的修长大腿,拉到健美的膝弯,正好

形成一道脚锁,锁住了这匹健美的母马。



我抬起视线,看到了何惠神秘的耻部。丰腴鼓起的雪白阴阜上呈现着一道嫩

红的细缝,仿佛是用薄刀在软玉上刻上的,又像是一颗奇异的白色浆果,从裂缝

中露出丰盈多汁的果肉,令我的大鸡巴不禁高昂。我把嘴凑到蜜缝前,轻轻一吹,

何惠「嗯」得一声发出呻吟,蚌肉轻颤。我双手伸进何惠的股沟下,轻轻掰开大

阴唇,露出从没有人探索过的鲜嫩蜜肉。何惠继续徒劳地说着:「不要!不要,

讨厌,色鬼……」一边苦闷地扭动着大白屁股。我微微一笑,拉开拉链,露出大

肉棒,轻轻触到穴口。温热的湿度迷人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