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 【拉姆纪】 第三卷 第二章 总第34章

分类栏目:AV文學

发布于 条评论

0caaf9b316808be67b8905edba772422_副本.jpg

是否首发:是



之后,赛门又胡乱地捣弄了几下,就极不情愿地从琳花的身体中退了出来。

琳花的高潮来得如此之快,以至于赛门还远没有尽兴。虽然就这样强行继续做下去也可以发泄出来,但那样也太没情趣了。



赛门转了个身,在已经脱力的琳花身侧坐了下来。

而琳花,仍旧维持着和刚才一样,下肢跪地,上身匍倒的姿态。她的右手还死死地攥在床头,左手则紧握成拳,支在胸口附近,以减轻身体对乳房的压迫。

琳花的头侧放在床单上,脸庞被一头披散开的金发挡住,掩住了表情。她的足弓依然紧绷,踮在床面上,高高地托举起她洁白的臀——只是右侧还留有赛门刚刚抽打出的掌印。



盘腿坐在床头,赛门欣赏着琳花臣服于自己的跪姿。

从柔滑的肩头,经过白玉般的背脊,再到高高翘起的臀部,赛门的手指游弋于其上,仔细地检查着这具美妙绝伦的肉体。

一年多的内勤工作,并没有让琳花的身体松懈下来,她的身体还是那样诱人无比。腋下、背部、腰腹、大腿内侧,无论哪里都找不到一丝赘肉,也看不到被肌肉破坏的女性曲线。但赛门知道,琳花的身体其实相当结实,那一身常年飞檐走壁练就出的肌肉都好好地隐藏在她无瑕的肌肤之下——就在刚才,琳花两度高潮之际,赛门已经确认过了。

与两年前相比,唯一的变化大概就只有胸部了,好像略微丰满了些。



赛门将手指探入琳花的秀发间,轻抚着她的头,摩挲着她的面颊,感受着她的喘息。

“琳花,醒醒。现在可不是睡觉的时候,咱们今天可有得忙了。”见琳花仍未彻底恢复神智,赛门抽出手来,轻轻拍打着琳花的后腰部位。

“嗯——对,对不起,赛门。再,再等一下就好。我现在——”琳花数次尝试着支撑起身体,可就是无法打直瘫软的腰身。

“哈哈,琳花,还记得吗?半年前,每天早上都是你帮我穿衣的。今天我就破例为琳花服务一次。”说罢,还没等琳花反应过来,赛门一把扳住琳花的腰,将她翻转了半圈,放到自己的身体上。

“啊!赛门,不要,这个样子——好丢人。”背靠在赛门的胸膛,琳花满脸通红地扭捏着。

“琳花更丢人的样子我也见过,有什么关系?”赛门抓住琳花褪到一半的裤子,将之提起到腰部,又为她系起皮束带。

“不,不要,我可以自己——”整个过程中,琳花一直在徒劳地尝试着推开赛门的手,拒绝他的“好意”。

“嗯?难道是刚刚的惩罚还不够吗?”赛门把嘴凑到正在自己怀中挣扎的琳花耳边,“要是琳花再抵抗,今晚的惩罚可要加倍哦。”

好像是赛门的“威胁”起了作用,琳花一时间停止了抵抗。但没过多久,琳花竟又把手放回到赛门的手腕上,似拒非拒地轻轻推搡着。



“琳花你——”

“我——不,不是的!我不是——”

几乎是同时,赛门和琳花本人都理解了这个举动所蕴含的意义。

“哦——原来琳花喜欢的是这种玩法啊!”赛门可不会放过这种揶揄琳花的机会。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琳花回过头来辩解着,可无论她如何解释,赛门都始终一脸坏笑地盯着她那已经羞红到脖子根的脸孔。

其实,琳花自己也没有想到,她竟会下意识地做出如此反应。



眼见琳花有些气馁的样子,赛门反倒安慰起琳花。他抱住琳花的腰,把下巴枕在她的肩上:“我明白的,我都明白。因为琳花喜欢我,对吗?”

“我——是的。”琳花把头转向前方,背对着赛门,然后点了点头,“是的,我爱您,赛门。”

“以后用‘你’就好,不需要敬语,这次就原谅你吧。”赛门显示出一副很“大度”的样子,可不怀好意的笑容却依旧挂在脸上,“除非——是琳花故意想要我——”

“不!不是的!”琳花赶忙否认。

“哈哈哈哈,好啦好啦,我知道啦!我知道啦!现在还是先办正事吧。”趁着琳花手足无措,赛门大笑着,帮她穿好了裤子,又托着她的腰帮她站起身来。



随后,赛门一本正经地吩咐道:“去召集大伙儿,我有活儿要布置给大家。”

“赛门!”琳花脸色大变。

“放心,蜜儿的事情,我会考虑的。”赛门当然明白琳花所虑何事。

“那,还疼吗?赛门。”披好外衣后,琳花趴在赛门身前一脸关切地问。

“没事,蜜儿下手蛮有分寸的。”赛门摸了摸仍在阵阵疼痛的后脑勺。

“你太纵容她了,赛门。”

“你才是吧?明明自己对她那么严厉,却要我手下留情。” 赛门苦笑道,“其实,即使你不求情,我也不会对她怎样的。倒是你,居然想蒙混过关,把责任揽过去,你以为骗得了我吗?”

“对不起,这一次,我实在是——”

“没关系,当务之急是把她们俩给找回来。既然你知道我是被蜜儿打晕的话,那她动手时,你已经离我们很近了,对吧?之后,没来得及阻止她的你,又没能阻止她带着那个女孩儿逃走,对不对?”

“没错。”

“是因为要忙着照看我?还是压根就没打算去阻止她们?”赛门抬起一只手,伸向琳花的身体。

“是——啊!”还没等琳花回答,赛门的手指已经触到了琳花的乳尖。

“琳花,现在我就暂时放过你吧,你还欠我很多解释呢。”因为之前扯掉了琳花外衣上的所有扣子,赛门很轻易地就隔着胸罩找到了乳头。“比如,你对这件事知情多少。还有,我家附近居然还有一个大得能够藏得下马车的据点,而你居然都没告诉过我。”

“请听我解释,那是因为——啊!”在赛门灵活的手指攻击下,琳花根本没有详细辩解的余地。

“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要紧事,你先走一步吧,我随后就到。还有,”赛门笑着补充道,“你去楼下找件衣服穿吧,现在这个样子可不太成体统。”



看着捂住胸口、满脸通红的琳花跑下楼去,赛门仍旧没有从这张已经垮塌的床上爬起来的打算。

看着窗外,赛门无奈地叹道:“好吧,好吧。我认输了。我唯一的失算就是你,汉娜。”

“喀啦”一声,窗户从二楼的屋外被打开,一个女人身手十分利落地翻了进来。

“啊呀啊呀,我的大人,您也有认输的时候?”汉娜用十分不屑的语气挖苦着赛门,神情却挑逗之极,“再这样下去,你这辈子都会栽在某个女人手里。”

“那个女人会是你吗?”赛门把身体向后靠在墙上,大大方方地暴露出自己依然坚挺的下体。

“那可得看情况了”汉娜也毫不示弱地脱掉了外衣,展示出自己遍布创痕的肉体,“这取决于你这辈子能否还清欠我的债。”

“哈,对不住,汉娜。我会努力偿还的。话说,这件内衣可真好看。”

“喜欢吗?这是我特地为你选的。”汉娜双手叉腰,把重心放在右腿,然后朝着左前方伸出笔直的左腿挑起刚刚脱下的上衣,在赛门的眼前晃悠着。

“喜欢。”赛门真心喜欢这件红黑色相间的胸罩,“下次我要给琳花也买一件。”



“呼”的一声,汉娜把外套甩到了赛门的脸上。

“开玩笑的啦!”赛门抬起手臂护住头部,“这件内衣不适合琳花,她的内衣都太朴素了。如果非要送人的话,小可倒是可以。”

等到赛门拨开汉娜的外衣,恢复视线时,汉娜居然已经脱掉了外裤,如同一头饥饿的豹子般,趴在了赛门的身前。

“汉娜,你居然能一路跟住蜜儿、琳花,还有我,而且一直没有被发现。你的本事长进得真快,我真是低估了你。”

“那你刚刚是怎么发现我的?”汉娜直视着赛门的眼睛,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嗯,这个嘛——你从头到尾都藏在我身边?那你看到蜜儿她们往哪里去了?还有,蜜儿的手下有多少人肯帮——”

“哎呀?我怎么突然一下子什么想不起来了呢?大人?”汉娜学着刚才琳花的姿势,撅起丰臀,伏下身子,同时抬头望向赛门的脸。

“额,好吧,我承认。这一次,我确实有点奖惩不明。”赛门笑着用手指从侧面勾住汉娜的下颚,将她的头和上身从床面上抬起,以便欣赏她垂在身下的丰满乳房。

“那么,我的奖赏呢?伟大的主人?”从汉娜热切的眼神中透出的饥渴已经不言而喻。

在汉娜的眼前,赛门比出另一只手的食指,朝着双腿间一指,笑道:“不是还给你留着吗,这是你应得的,女人。”



还没等赛门说完,汉娜就脱离了赛门的掌控。她扑向赛门,张开口,将高高勃起的壮硕阴茎,从充血到极点的巨大冠部一口气吞入了喉咙和食道,直没根部。

“不会太勉强了吧?”看着汉娜如此“卖力”,赛门不禁有些担心起来。可很快他就明白,这种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口腔的深度毕竟有限,为了顺畅地用咽喉和食道来容纳赛门的下体,汉娜不得不将臀部高高的撅起,同时又保持着头部高昂的姿态,使嘴、口腔和脖子保持在一条直线。

即便如此,由于赛门的尺寸过人,在汉娜被撑大了一圈的脖子上,咽喉部分的肌肤上已经隐约有些凸显出赛门阴茎的轮廓了。

“额,这是——”汉娜接下来的一系列举动让赛门深刻地理解到,这个女人的疯狂其实还绰绰有余——她居然开始用双手在身体外对阴茎实施爱抚。

她先是从正面掐住自己的脖子,然后上下挪动身体,吞吐着赛门的男根。食道本来就狭窄,汉娜这么一掐,里面就挤压得更紧了,这第一轮进攻就差点让赛门败下阵来。

然后,汉娜又用手指,不断地刺激位于自己的咽喉下方,赛门龟头正下方的系带部位。这一次,赛门再也忍耐不住,只坚持了一会儿就将体内积存已久,没有在琳花的阴道内发泄出来的东西一股脑儿地倾泻在了汉娜的食道和胃里。



“如何啊?大人?”推开了赛门后,汉娜直立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丢盔弃甲的样子,脸上满是嘲弄之色。

“哇,好,好厉害,汉娜。这一招儿你以前可没用过。”赛门一时有些反应不及,还在喘着粗气,“今晚,我一定会好好地‘报答’你。昨天是我不好,这次我绝不会再爽约了。”

——再也没有比这更让人满意的答案了,汉娜此刻的笑容无比幸福。



在赛门对着屋里的全身镜整理衣着时,汉娜一直在他身后通过镜子与他对视着——汉娜用舌头剔出脱落在唇齿间的阴毛,然后用手指捻住它们的末端,将它们放入口中,用舌尖和上唇细细地吮着,品味着其上残留的精液和余味。

望着如此情景,赛门不住地咽着口水——要不是还有一堆麻烦事等着要处理,赛门甚至怀疑自己能否把持得住。



(尼尔1900年10月4日上午9时,查隆帝国境内,沃克港,市医院。)



“万分抱歉!”在医院的中心区域,重兵把守的特殊病栋内。沃克港的市长,梵多尔冈·沃克向着病榻上的拉姆市长艾尔森先生深鞠了一躬。

“言重了。”名贵木材打造的病床正中,盖着纯云丝制的被子,背靠在床头的艾尔森皱着眉头,努力压制着怒火的同时,用听上去十分平稳的语调回应着屋内的一众沃克港市政官员。

“无论如何,您的身体依旧康健,这真是不幸中之万幸。”在床头,梵多尔冈找了张椅子坐下。

“请别这么说,您的副手在这次袭击中为了保护我不幸遇难,这哪里是什么万幸?”艾尔森一脸悲痛地说道,“那样年轻有为的小伙子,就这样死在了犯罪分子的刀下,我——我真是惭愧。我听说他是您的侄子?请节哀。”

“唉,白发人送黑发人啊,我可怜的侄子,他甚至还不满十八岁。”床边,梵多尔冈抽动了两下鼻子,用颤抖的声音哭诉着。他双手交叠拄着拐杖,支撑起半个身子,略显苍老的脸庞上满是落寞。

“当务之急,是要抓住凶手,绳之以法。”

“没有错!没有错!!”梵多尔冈抓住手杖的握把,用力地敲打着地面,“我要让那个残忍的凶手为我那可怜的孩子偿命!”

“……这,还是要先审判才是,请您冷静。若是过于悲痛,被仇恨侵蚀了理智,那样反而正中犯人的下怀。”艾尔森善意地提醒道。



经历了大革命的清洗后,查隆传统意义上的旧贵族已经不复存在,但代代世袭沃克区领主的沃克家族在当地仍旧保有相当大的权力。一方面是因为该家族的势力在当地及周遭地区根深蒂固,另一方面主要还是因为该地区位于查隆边陲,受到革命清洗的波及较小。

就在查隆尼亚四世宣布政令,中止清洗,重新立宪后,带着全家躲藏多时的梵多尔冈·沃克一跃而出,替代了他的哥哥,原沃克领主格罗姆·沃克成为了当地领袖——而那位受人爱戴的原领主则不幸于大革命期间丧生在动乱之中的帝国首都隆特尔。

根据新宪法,原本一手执掌行政、司法与立法权力的领主之职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则是由查隆帝国中央、上议会、下议会、以及身兼下议会议员的各地市长构成的全新政体。

乍看之下,这种权力体系似乎与以往的立宪制并无太大差别,只是更加强调中央集权的政治形态罢了。

——问题并不在于这个政体的存在形式,而在于这个政体的形成过程。



成功的革命会诞生新的政体——历史已经无数次地验证了这一点,这没什么新鲜的。

但是,在同样的社会背景下,不一样的革命是否一定会创造出不一样的政体呢?

这一点却没有史料能够验证。

直到这场结局匪夷所思的革命出现。



在这场绝无仅有、史无前例的大革命中,被时代的浪潮冲涮殆尽的不仅仅是那些为民众所憎恶,集万千怨恨于一身的旧贵族派系,就连民主派和共和派居然也阴差阳错地被一并消灭了。

而在这场血腥残酷的政治风波中,存活到最后的,竟然是皇室以及誓死拥护隆尼亚四世的保皇派。

更加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这风口浪尖之上,查隆尼亚四世居然顶着舆论的压力趁势一举恢复了帝制。

“查隆帝国中央政府”这个作为帝国政治核心的权力机构,正是由皇帝本人直辖的——说的更难听些,是由他独裁的。



在披着立宪制外衣的议会制度之下,查隆确确实实是一个当之无愧的帝国。这种前所未见的开玩笑般的政体光是能够形成就已经是一种奇迹了,更不用说它居然能够一直存续至今——这得益于查隆尼亚四世本人在帝国民众中接近百分之一般的支持率。

顺带一提,在查隆,“民众”一词特指非官员,非皇室成员,非军队辖内的帝国公民,而且皇帝本人也不承认皇室成员是贵族——这真是耐人寻味。



“您——所言极是。作为市长,我的确失言了。这一点,我该多向您学习才是。”高亢的情绪过去后,冷静下来的梵多尔冈向艾尔森市长行了个道别礼,“万分抱歉,请恕我失陪,我的职责在召唤着我。”

“请忙吧,我这边实在是不值得大家虚耗如此多的光阴,沃克港的市民还在等待着您执掌大局呢。对了,原本预定要和我见面的治安官现今何在?您看,我只是腿摔伤了,其他方面并没有什么大碍,不妨就让我在这里和他会谈吧?”

“也好,这个事件正好属于他的工作范畴,而且这里很安全,请您放心。”

“有劳了。”



别过之后,摔伤了腿脚的艾尔森市长又在病床上坐了许久。

这次的刺杀事件如此之恶劣,想必治安官正忙着善后呢,还要再过一段时间才能前来。

觉得有些无聊的艾尔森反复将被子朝上拉了又放,放了又拉。最后,他索性躺下身子,对着这间贵宾病房天花板上的精美油画欣赏起来。



——裸身的男女在花园中分食着一只苹果,画面角落的一颗树后立着一位眉头紧缩,一脸惋惜的老人。在他的脚边,还有一条蛇。

这幅画的画工精湛,构图巧妙,显然是出自大家之手。而内容,则是出自一副数百年前于查隆出土的举世闻名的壁画。

而现在的这幅画,显然是对原画进行了重新构图与解读后的产物——关于原画试图表达的涵义,各国学者至今尚未达成共识。



“好想吃米拉涅雅削的苹果啊。”艾尔森碎碎念道。

就在失去了耐心的艾尔森闭上了眼,差一点就要进入梦乡之前,他听到了一阵好像是在削苹果的声音。

猛然睁眼的艾尔森,侧头看着坐在病床旁一脸笑吟吟地削着苹果的年轻护士,愣了好一会儿。

“你——是怎么进来的?”对着这位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穿着护士服的女人,艾尔森一脸的疑惑。

“当然是走进来的喽,艾尔森先生,您的问题可真奇怪。”这个护士对着艾尔森笑道。

“哦,抱歉了,美丽的小姐。刚才我可能是睡着了,竟然没有察觉到您的芳影。”

“都说拉姆市的市长是个花心的男人呢,好像一点儿也不假?”这位奇怪的护士似乎对艾尔森并未抱有太多的敬意。

“小姐,请容我问——”艾尔森小心点选择着措辞和语气问道,“这里的护士都习惯用像您这样华丽的技巧来削苹果吗?”

在睁眼后的一小会儿,艾尔森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因为这位护士正在用来削苹果的手法实在是有点儿不同寻常。



就像是抽打陀螺一般,护士小姐正在不断地用手里的刀去“抽打”一只飞舞在半空中的苹果。

苹果高速旋转着跃起,落下,跃起,落下。每一次下落,护士小姐都会用水果刀的刀刃顺着苹果旋转的方向去擦一下苹果表面仍旧未被削过皮的部分。然后,那里的一小块苹果皮就会精准地,以不尽相同的弧线飞到一旁的垃圾桶里。

只过了一小会儿,整个苹果下半部分的皮就被削完了。护士小姐在苹果起落的间隙用刀尖拨了一下苹果的柄,整个苹果维持着原有的转速头下脚上地翻转过来。然后,这位“护士”小姐又如法炮制地削完了苹果上半部分的皮,只是使用刀的方向随苹果顺逆时针旋转的变换掉转了一下而已。

这种技术已经可以用叹为观止来形容了。



“市长大人,我听说您是个聪明人。”这位“护士”大方地坐到了床边,将削好的苹果递给艾尔森,“您难道就不想说点什么吗?”

“……以我的立场,恐怕不方便介入这种事。”艾尔森并未接过她递来的苹果

“我削的苹果不如别的女人削的好吃吗?”见艾尔森不领情,“护士”小姐自己啃了起来,“米拉——尼亚?那是个女人的名字吧?”

“抱歉,请你帮它当成是我的梦话吧,刚才是我失礼了。”

“那这个苹果还是让给你吧。”这位“护士”小姐将咬了两口的苹果又塞回到艾尔森手中。

“咔嚓。”艾尔森就着原先被咬掉一块的地方接着啃了下去,苹果的果香瞬时间弥漫在口腔中。正当艾尔森品味着查隆特产的顶级苹果所独有的口感时,护士小姐的一句话差点没让他噎住。

“间·接·接·吻·哦?”仿佛是开玩笑般,“护士”小姐故意将脸颊凑近到艾尔森身边,近距离地欣赏着他的反应。

“……我想,这应该不是什么医院的特殊服务吧?”

“讨厌啦❤~市长大人好色。”

“唔,我的意思是说,能够近距离地欣赏小姐您的芳容,吃到您为我削的苹果,这已经是无上周到的服务了。”市长连忙辩解。



“唉,说起来,你真的不想求我些什么吗?”转眼,这个女人的话锋一转,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艾尔森的眼睛。

“就算是有吧。”艾尔森有种青蛙被蛇盯上的感觉。

“那你还不求我饶你一命❤?”

“小姐您是否能够——”艾尔森迫不及待地开口。

“……我还以为,你和其他人不一样。”还没等艾尔森说完,护士小姐带着一种很遗憾的表情,将水果刀反持在手,慢慢地逼近了艾尔森的脖子。

“——能够和我共进晚餐。”艾尔森面不改色地说完了后半句话。



“……”

“……”

“嗯~~不错不错,算你过关了。”护士小姐将细长的水果刀在指间翻转着,“本来是要灭口的,但你很有趣,我这次就不杀你了。”

“那还真是多谢了。”虽然相识才不过五分钟,但感受到她话中诚意的艾尔森终于松了一口气,“请问小姐芳名?”

“下次吧,说不定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成为我的客户呢,老爷爷❤。”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屋里的光线好像突然暗了一下。等到视觉恢复正常时,这个女孩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老爷爷?至少也要叫我大叔吧?”市长哭笑不得,“要是拉姆的医院里也有这么漂亮的护士,我一定要把办公室搬到病房里去。”



突然,市长想起了那位来无影去无踪的护士小姐最后的一句话。

努力尝试着挪动到床边后,艾尔森市长将啃完的苹果核丢到了垃圾桶里。他努力探身拨开一角窗帘,看了眼屋外围成铁桶一般的岗哨。

“我,该不会是被软禁了吧?”市长这才如梦初醒。